【我们都是战“疫”人】经管灼见 | 第6期 麦强:多措并举稳定我省就业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了我省经济社会发展,对就业产生了重大影响。为此,需要根据中央及省委省政府精准稳妥推进复工复产的各项部署,辩证看待疫情对我省就业结构产生的影响,研判当前及今后可能面临的就业风险,多措并举稳就业,力争使我省经济社会发展早日全面步入正常轨道。

一、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我省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平衡

新冠肺炎疫情事发突然,打破了我省劳动力市场中供给与需求间的平衡,从空间、时间和知识构成上改变了我省就业市场结构。

1. 疫情造成我省劳动力市场供需空间错配。根据百度地图迁徙数据显示,我省春节前的人口迁入指数和迁出指数与往年基本持平。但在春节后,无论是迁入指数还是迁出指数均出现了大幅度下降。造成的直接影响是原本应在外地就业的人员滞留我省,而原本计划返回我省就业的人员无法返回,就业结构出现了空间上的错位。

2. 疫情造成我省劳动力市场供需时间错配。自疫情发生以来,我省“找工作”百度指数同比上升112%,“求职”百度指数同比增长97%。而当前“招聘”百度指数同比仅上升5%,与往年春节后的招聘高峰期数据相比有很大差距。这表明,我省劳动力供给旺盛而劳动力需求不足,就业结构出现时间上的错配。

3. 疫情造成我省劳动力市场供需知识错配。2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显示,制造业从业人员指数比上月下降15.7个百分点,服务业从业人员指数比上月下降8.5个百分点,意味着出现大量制造业和服务业劳动力剩余,而我省情况可能更为严峻。此外,受疫情影响不大的电信、广播电视、卫星传输服务、互联网软件信息技术服务等行业,还有在疫情期间获得发展的货币金融服务、资本市场服务等行业,却均为我省的短板。传统行业就业需求的下降以及部分新经济产业发展的落后,意味着我省就业结构出现人员知识能力上的错配。

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我省就业风险

疫情对我省劳动力市场造成了剧烈的短期冲击,并可能引发未来劳动力市场的波动,并改变整个劳动力市场的需求结构,产生不同性质的就业风险。

1. 短期供给过剩而需求不足的风险。短期来看,疫情直接影响劳动力供给和需求,产生供给过剩而需求不足的风险。我省三次产业就业比重分别为38%、16%、46%,外出打工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较多。受疫情影响,这些剩余劳动力出于主观原因不愿出省打工或由于客观原因无法出省打工,会产生大量的短期劳动力供给。此外,疫情对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影响极大,现实需求的停滞也冻结了这些产业的用工需求,致使劳动力短期需求不足。并且,我省第三产业中个体经营户占比高达95.7%,这些抗风险能力较差的个体有可能转为新的求职者,进一步加剧劳动力供给过剩。

2. 中期需求过剩而供给不足的风险。中期来看,随着疫情的结束及全国复工复产的逐步开展,可能会引起我省中期劳动力需求过剩但供给不足的风险。从以往看,开春后随着各类工程项目的开展,我省会形成一个就业需求的高峰。疫情结束后,批发和零售、住宿和餐饮等行业将会产生“报复”式的复苏,从而产生大量的就业需求。未来这两种需求在时间上叠加在一起,会产生旺盛的劳动力需求。如果我省在短期内没有实现供需平衡,受北京等大城市较高工资收入的吸引,疫情缓解后原本滞留的劳动力可能会外流。同时,经济发达地区在用工荒时往往会采取多种激进抢人措施,这又会分流很多原本期望在我省就业的劳动力。两种现象叠加,将使我省在未来面临劳动力供给相对不足的风险。

3. 长期人才需求和供给的结构性风险。长期来看,疫情将改变消费模式,进而引发生产模式及产业结构的深刻变化,我省将会产生传统行业劳动力过剩而新技能人才不足的结构性风险。此次疫情使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等新业态、新模式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契机,基于互联网、人工智能的新经济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之一。我省面临着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任务,需要形成一批新经济的代表性企业,对高学历、高技术、高素质的人才将会有大量的需求。而我省的长期劳动力供给情况却很难满足上述需求,以初中及以下文化为主的农民工群体年龄更加老化,知识更新能力不足的“4050”人员规模和比例持续上升。我省人才流失仍然较为严峻,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本地人才流失率达到了53.1%;尽管初次留省人数达到55.94%,但高学历高层次学生留省比例较低。

三、化解就业风险稳定劳动力市场的建议

在当前非常时刻,应以“政府支持,市场运作”为原则,以“通信息、增需求、改供给,调结构”为手段,多措并举促进劳动力市场供需平衡,稳定劳动力市场。

1. 采用新技术手段打通劳动力供需市场信息。供需双方的信息沟通有助于劳动力市场早日实现供需平衡。在当前情况下,可以采用以下新技术手段打通劳动力供需市场信息:一是通过微信、短信等技术手段开展劳动力普查登记,扩大城镇登记失业率抽样样本量,开展针对农民工等群体的精准抽样,并增加薪资需求等抽样框内容,精准掌握当前我省城镇登记失业率及就业质量;二是联合百度、智联招聘等互联网企业开展针对我省省域的就业情况评估,利用企业的大数据优势、信息平台优势,针对农民工、大学生等群体和工程项目、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等行业,通过设置专栏、视频招聘等形式开展专项用工服务;三是促成国有电信企业与省住建厅合作,联合开发针对广大农民工群体的公益性质的招聘信息系统及APP,提供政府工程项目的用工信息等,实现该类群体的精准就业。

2. 短期以“增需求”为重点实现劳动力市场平衡。针对我省短期内存在的需求相对不足和供给相对过剩的情况,围绕“增需求”开展工作,实现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平衡。一是促成省内财政、税务等政府部门与高校会计、财税及管理专家的合作,成立中小微企业帮扶专家组,帮助我省各类企业解析吃透国家财政部、税务总局及我省相关部门近期公布的相关政策,帮助中小微企业及个体经营户切实享受国家政策红利;二是以保就业为原则,制定企业复工复产激励政策,在制定减租减税减电费、返还失业保险及增加职业培训补贴等激励措施时,增加稳就业的相关指标,刺激企业维持当前工作岗位,在帮助中小微企业“过冬”的同时维持并增加就业需求;三是支持国有工程企业、民营工程企业采取“先就业、后工作”的策略,以空间换时间,将春夏季才开始的工程用工需求前置,一方面提高当前就业水平,一方面留住劳动力。

3. 中期以“改供给”为重点实现劳动力市场平衡。针对我省中期可能发生的供给相对不足和需求相对过剩的情况,围绕“改供给”开展工作,通过供给侧的改革实现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平衡。一是应进一步提升哈尔滨中心城市作用,促进哈长、哈大一体化发展,加快“哈牡鸡七双佳”东环城市圈和“哈大齐北绥”西环城市圈建设,通过城镇化吸纳农村劳动力,释放我省农村劳动力供给潜能;二是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精准定位我省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等职业需求,促进劳动力技能转换,缓解可能出现的从业人员供给不足;三是进一步放开城市落户政策,建立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加大青工廉租保障房建设,吸引青壮年劳动力赴我省城市工作。

4. 长期以“调结构”为重点提升劳动力供需质量。针对我省发展新产业、新经济所产生的高素质人才需求,围绕“调结构”开展工作,提升我省劳动力供需质量水平。一是提高我省制造业、服务业对内对外开放程度,充分利用自贸区发展建设的契机,重点推进汽车、金融、能源、医疗、教育、电信、互联网、新闻出版、广电、快递等领域的开放,改善营商环境,吸引企业投资,以人力资源需求结构改革带动劳动力供给结构调整;二是加大城市绿地等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改善居住环境,提升哈尔滨市城市品牌,以原籍我省的各类人才为突破口,吸引其回省工作生活;三是利用和发挥我省高等教育优势,鼓励本地本省本区域毕业生留省工作;通过提供助学贷款、加大选调生比例等符合我省实际情况的政策措施,实现精准留人;提供留省人才的发展通道和环境,形成滚雪球效应,吸引更多人才向我省聚集。

 

(作者:麦强,哈尔滨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