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战“疫”人】经管灼见 | 第8期 邹鹏:关于黑龙江省品牌企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情况的调查报告

新冠病毒的肆虐,冲击着经济社会各个领域,不可避免地影响着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企业、每一个社区和每一个人。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和民政部办公厅下发了通知,要求“及时反映行业诉求,有力支撑政府决策”。黑龙江省也开展了“我向书记省长说句话”网友建言征集活动。黑龙江品牌研究院、黑龙江省品牌战略促进会和哈尔滨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成立调研组,组织专家团队,明确由黑龙江省品牌战略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孙秋丽负责,智库专家、哈尔滨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邹鹏教授牵头,在不影响防疫工作的前提下,通过微信小程序和网络问卷、电话访谈等形式,就新冠肺炎疫情对黑龙江省品牌企业的影响、品牌企业在“战疫情”中遇到的困难和诉求、如何统筹疫情防控,分区分级精准推进品牌企业复工复产等问题,对全省品牌企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情况进行了认真调研。总的看,大多数品牌企业不会由于疫情发生而出现本质的变化,疫情不会改变全省品牌企业培育建设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但疫情给品牌企业造成不同程度的冲击和影响还不能忽视。只要各级政府和企业携手共克时艰、纾困解难、积极应对,化困难为机遇,可望为全省“十三五规划”任务的完成和决胜建设小康社会持续助力。

一、基本情况

这次调查的品牌企业主要对象是重点市(地)县有一定规模的大型和中小型以及参加2019年省和国家品牌价值评价的品牌企业。北大荒集团,九三粮油,贝因美乳业,大庄园肉业,哈电集团汽轮机厂,秋林里道斯食品,森鹰窗业,固泰电子,奥宇石墨,凤凰山景区,哈尔滨嘉茂尚都置业等企业都积极参加了调查。

(一)主要特点。这次调查,全省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认真组织协调,相关企业克服疫情各种困难积极主动参与,品牌企业负责人带头统计数据,严格审核上报,使调查的问题、数据等各种情况比较精准。被调查的行业有13个,其中,农业企业占37.5%、食品企业占19.3%、制造企业占18.8%、科技企业占11.4%、服务企业占6.1%(含文旅、餐饮、商业)。其他行业占6.3%。受调查企业2019年营业收入分布较为均匀,其中,营业收入100—1000万元的企业占29.8%。1000万—5000万的企业占27.7%。5000万元以上的企业占26.1%。其余企业为100万以下。

(二)复工到岗情况。九成以上品牌企业已经开工复工,受调查的品牌企业,3月下旬将陆续复工上岗。到岗率50%以下的企业不到40%,到岗率70%以上的超过40%。

(三)参加品牌价值评价企业对疫情冲击的抗击力稍强。在被调查的41家参加省和国家价值评价的企业中,78%总体经营状况稳定,能勉强维持生产,只有19.5%品牌企业原材料不足。员工到岗率明显高于没有参加品牌价值评价的企业。

(四)品牌企业抗击疫情自救情况。面对疫情期间的困难,企业已经采取自救措施。针对复岗复产难的问题,很多企业采取了线上运营和远程办公的方式来维持企业运作。有88%的企业有转型线上的意愿,但很多企业表示转型线上会遇到很多阻碍,多数企业认为缺乏专业人才和资金来推进这一项目。针对现金流短缺的情况,50.5%企业选择申请融资,64.4%的企业选择继续从银行贷款,股东资金、延迟支付货款也成为一些企业扩展现金流获取途径的选择之一。大企业倾向于通过现有股东提供资金(占18.8%)以及延迟支付货款(占27.7%)来保持现金流稳定,中小企业则更倾向于引入新股东(占27.6%)和民间借贷(占27.6%)方式渡过难关。

二、品牌企业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和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省品牌企业造成的冲击和影响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一)影响了劳动力流动和复产员工到岗。由于疫情防控政府要求推迟复工复产,需隔离观察14天以及地方交通管制的原因,使一些品牌企业复产员工到岗和招工难度增大。

(二)影响了资金周转,流动资金断链。由于资金短缺,被调查的品牌企业中,大型品牌企业集中在员工工资、五险一金、和偿还贷款的压力。其中,有40.6%的品牌企业账上现金余额支撑不到一个月,有44.3%的品牌企业账上资金能支撑到2—3个月。有25.5%的品牌企业陷入停顿。在被调查的地级市中,哈尔滨市和绥化市均有五家品牌企业面临倒闭。黑河市和齐齐哈尔市均有四家品牌企业面临生产经营停顿的状况。

(三)影响了企业生产利润。由于市场开拓和产品营销难致使生产资料缺、用工费用高、合同难以按时完成订单,导致了生产成本增大和利润损失。被调查的企业中,有53%的企业自我评估预测,存在不同程度的亏损,只有5.7%的企业自我评估预测能够获得一定利润。

(四)影响了培育推进企业品牌建设的活动。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致使年初制定的企业品牌论坛、产品推介展览、和经验交流等活动推迟或取消。

三、品牌企业纾困诉求

(一)原材料和防控物品的短缺以及用工不畅是品牌企业的“堵点”。制造业、食品业有44.5%的品牌企业,希望政府和行业协会帮助调配口罩、酒精等复工所需防疫物资。主要体现在占35.6%的中小型品牌企业。

(二)资金短缺、流动周转难是重点。这是被调查的13个行业的品牌企业共性问题。有73.17%品牌企业希望获得阶段性降低或免征企业增值税、所得税等税收;有68.3%品牌企业希望政府能够阶段性减免或延期缴纳社保费;有46.3%的品牌企业希望提供房租、水电费补贴和稳岗补贴等。这主要集中在中小品牌企业,其中有27.7%的品牌企业希望延迟支付贷款保持现金流稳定,有的寻求民间借贷等方式。

(三)市场拓展和营销扩容是品牌企业的难点。一些农业品牌企业特别是食品行业品牌企业,急需要开拓营销市场,要求帮助寻找营销对接渠道,解决品牌产品压仓销售难的问题。绥化市有72%区域品牌企业希望获得直销渠道对接。目前,企业反应,复工复产率虽然较高,但配套的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并不理想,直接影响上下游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畅通。

(四)开展品牌价值评价工作是品牌企业的关节点。2019年的国家级品牌价值评价工作于2月底结束并已上报国家,但省级品牌价值评价工作受疫情影响而延期,有好多初评申报项目,品牌企业需要面对面进行业务指导和培训,属地政府有关部门才能按程序逐级上报,这是企业品牌和产品品牌必不可少的重要工作。

四、对策和建议

帮助企业纾困解难,国家和省已及时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针对我省品牌企业,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影响和实际诉求,根据党中央和省委关于统筹推进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部署以及国家和省已有的政策措施,应在帮助全省的品牌企业纾困解难的堵点、重点、难点和关节点上下功夫。

(一)加大帮助品牌企业打通堵点的力度。应及时帮助品牌企业调配口罩、消毒液、体温计等防疫物资,加强防疫指导,降低企业的复工复产承担的防疫风险;帮助企业解决货运、物流、原材料及员工不足问题。我省现有大量民工滞留,建议疏导滞留人员本地就业,一是打通工作找人、人找工作的信息壁垒,让暂时不能不愿去外地返工的人员本地上岗。利用政府公众号、主流网络媒体,微信、短信、短视频、政府和企业的大数据平台等技术手段,搜集、发布对接招聘用工和求职信息。二是企业之间调剂,短期不具备开工条件或者无工可开的企业把员工外派给急需人工的企业,政府为其提供政策支持和相关保障措施。三是利用上述信息化手段打通供应链,促进原材料、零部件等生产物资地区内调剂,缓解生产资料缺乏。

(二)加大帮助品牌企业解决重点困难力度。虽然国家和省出台了一系列金融助企纾困政策,但由于目前金融机构尽职免责制度尚不完善,一些中小微品牌企业还存在着贷款难的问题。因此建议财政、社保、市场等有关部门和金融系统,应积极主动帮助品牌企业解决资金断链和租用公房房租减缓等优惠政策落实到位。

(三)加大帮助品牌企业攻克开拓市场经营的难点力度。应进一步完善和加强政策引导,管理疏导,帮助企业搭建线上网络营销平台,积极联系线上线下产品销售对接平台。

(四)加大帮助和指导品牌企业开展品牌价值评价工作力度。政府有关部门、品牌服务机构和有关行业协会,应深入品牌企业,指导价值评价工作和品牌培育建设工作,帮助品牌企业做好省级价值评价初评工作和按时申报工作,保证品牌企业价值评价总值不下降。

(五)加大帮助品牌企业增强自救创新的力度。为用品牌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实施品牌强国、品牌强省、品牌强县的战略,深入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品牌建设“三个转变”的重要思想,既要在短期上帮助品牌企业度过难关,又要在长期上帮助品牌企业做好品牌培育建设工作。首先,应帮助品牌企业调整短期经营策略。一是要帮助品牌企业处理好现金流、净利润和规模增长的关系。二是帮助企业处理好企业自身发展与上下游和谐发展的关系。三是帮助企业盘点厘清自身企业资源,分析实际状况,据实举措,调整选择。其次,帮助品牌企业挖掘潜力、立足长远。帮助企业完善发展规划,明确品牌建设和发展的目标。用品牌引领质量的方向不变,用数据释放品牌价值的方式不改,努力推进品牌企业的总价值和美誉度继续提升,为满足小康社会全省人民生活需要积极贡献力量。

 

作者:

哈工大经管学院 市场营销系 邹鹏

团队成员:王宏程、霍迪

点击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