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百年·经管灼见】第15期 马涛:观点/全国唯一的改革创新示范区——沈抚改革创新示范区党工委、管委会揭牌

2019年8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财委第五次讲话时指出,“十四五”时期,推动东北地区实现全面振兴要有新的战略性举措。2020年4月28日沈抚新区两委得到中央编办批复同意,6月3日揭牌。设立沈抚新区是辽宁省维护东北地区国家五大安全战略地位的战略性举措,也是东北地区探索首创经验集聚新动能改革探索。

如何在中国未来超大规模市场的形成与分工中确立显著的东北优势可能是“十四五”时期东北振兴改革探索的主方向。沈抚新区规划了四个发展重点,与中国高质量发展主节奏同频共振。“总部基地”的成熟要靠大国经济与东北市场的产业能级。“智造产业”与“数字经济”是我国新生产力要素推动制造业提档升级与新技术革命引导产业新需求的主体承载。“改革开放”于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爬坡过坎”“滚石上山”则最为关键。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WTO进入全球体系,经济全球化深刻改变了中国的产业体系、制度规则与思考习惯,但东北地区在全国相对份额下降也是八年之后2008年开始显化。未能与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区同步参与到国际国内两个大循环,已经成为东北在中国区域分工中亟待突破的最大短板。

城市带动区域发展的区域一体化成为我国迈向超大规模经济体的关键阶段。新旧动能转换期,我国主要城市,尤其是中心城市,都面临传统生产要素集聚度提升慢、新要素经济成长慢,对区域经济“虹吸”效应大于“溢出”效应的问题。率先通过区域经济一体化来推动国家市场经济发展已经是当前发达国家经济体共同的发展事实。国内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也走了很长的路,开始进入实质性阶段。辽宁省提出沈抚新区要“三年上台阶、五年大变样、十年增长极”,蓝图宏伟、任务艰巨。融入沈抚同城化,链接东北主要城市,贯通国内相对优势区域应该是可行可选的“施工图”。沈抚新区跨两市融三区,从沈抚两市传统边缘地带突破,需要化解行政界限要素集聚的壁垒效应,能够吸引辽宁乃至东北地区技术、资金和人才资源要素跨行政区自由流动。对外开放,深度参与中俄、中日韩、“一带一路”等多层次国际循环。对内开放,精准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等优势地区的国内循环,应成为沈抚新区乃至东北主要城市实现经济自我更新和对两个市场吸收能力的主要路径。

 

作者:

哈工大经管学院 马涛教授

点击微信扫一扫